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玄武盾,盾挡天地

唐三的动作很简单,下蹲。是的,就是下蹲。绝对是出乎所有观众意料之外的动作。

下蹲的同时,他的眉心处骤然闪烁了一下,紧接着,一道黑色的屏障就挡在了他身前。因为他这下蹲的动作,那黑色屏障将他的身体完全遮挡在后。下一刻,天地一剑就已经到了。

“当——”

恐怖的碰撞声瞬间化为无与伦比的声波在场中爆发了。

那声波的出现,甚至让整个比赛场内都化为了一片扭曲。恐怖的震荡声波刺激的防护罩剧烈的震颤着,产生出大量的波纹,以至于观众们在这一刻都无法看到比赛场地内的情况。

昏暗的天地渐渐恢复了晴朗,但那剧烈的声波冲击下,防护罩依旧波纹颤抖,足足半晌,那波纹才渐渐的消散。

好强的一剑啊!这一剑所产生的异象甚至要比前面两场秋子玄在比赛中所带来的更加强烈和迅猛。

死了?蓝金树族那个族长被劈死了?在刚才那一剑斩落之后,明显没有感受到天阳天精皇出手的迹象。没有裁判保护,那岂不是必死无疑吗?

但是,当防护罩上震荡的波纹渐渐消散之后,显露出了场地内的情况时,所有观众却都面露惊愕之色。

秋子玄似乎从来都没有移动过似的,依旧还站在原地,手中的黑色长剑在轻微的震颤着。看起来,它的脸色似乎有些苍白。一直以来都是十分平静的它,此时的表情竟然是有些呆滞的。

而在秋子玄对面,那个被观众们认为应该已经被剑芒斩灭的存在,还依旧存在着。

蓝金树族族长“靳淼林”还站在那里,他身体周围的地面出现了大片的龟裂和塌陷。但他却还活着,还好好的站在那里。而在他手中,却多了一面硕大的盾牌。盾牌漆黑,上面没有什么光芒闪烁,但只是在那里,就给人一种无比凝厚的感觉。

那是……

挡住了?

宁臣恩刚才都没有返回休息室,就站在外面观看着这场比赛。因为天地一剑的比赛结束的都会很快,他想看看唐三是怎么失败的,甚至是死亡的。

但是,它看到了什么?此时它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挡住了?挡住了……

它甚至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秋子玄那么强大的天地一剑,竟然被蓝金树族的这个家伙挡住了?

他手里那是什么东西?突然间,宁臣恩想起来了。它知道那是什么了。

拍卖会上,拍出了并不算昂贵价格的玄龟盾。一面甚至都没有被激发出本身威能,只有防御作用的盾牌。当时的介绍就是防御力极强,皇者都无法破开其防御,但也没有谁能将其驾驭。重量巨大。

当时这面盾牌,它自己好像还参与过拍卖,但最终,还是被所有人都认为人傻钱多的蓝金树族给拍走了。

而此时此刻,唐三双手按在盾牌边缘,将那沉重的盾牌拄在地面上,竟然、竟然凭借着这盾牌挡住了天地一剑吗?

除了匪夷所思之外,宁臣恩现在根本就无法产生其他的思绪了。

这也行?

而观众们更是看得目瞪口呆,从唐三手中的盾牌,它们自然也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在这一刻,哪怕是实力最为弱小的观众都下意识的觉得,我来我也行啊!

所有人甚至都已经忘记了在超级拍卖会上唐三买过了什么,可是,这次,钞能力竟然又一次发挥了作用,紫晶币战士又一次证明了他的拍卖时有道理的。

继剑圣大妖皇雕像之后,这位又祭出了玄龟盾,挡住了天地一剑的恐怖攻击。

空中的天阳天精皇表情也是极为精彩。没有动用凶龙,只是用这面他也曾经尝试过,却无法引动其具体威能的盾牌,挡住了天地一剑。

他为什么下蹲?是因为无法维持这盾牌的重量?要知道,这面玄龟盾,皇者们也尝试过,对皇者来说,重量都非常可怕,很难灵活运用,又无法通过神识或者是血脉之力激发,所以才送上了拍卖会。却没想到,唐三竟然用它挡住了天地一剑。

事实上,当唐三在发现自己的对手是秋子玄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一场简单了。

秋子玄的实力确实是强大,天地一剑单纯从攻击力角度来看,甚至有可能是这次占皇之战所有参赛选手之中最强的几种攻击之一。但是,这位的所有专注力都在如何提升剑意的攻击力上,论能力就有些单调了。而毕其功于一役的攻击力虽然恐怖无比,但问题也非常明显,那就是只有一击之力,一击之后,就需要大量的时间来恢复自身。所以,只要挡住它的攻击,自然就能战胜它了。

其他人眼中的玄龟盾,实际上是玄武盾的存在,乃是整个法蓝星位面的最强防御神器。天地一剑虽然猛,但还不可能斩破玄武盾的防御力。别说是秋子玄了,换了剑圣大妖皇来,只要是剑芒落在玄武盾上面,也一样无法将其斩破。

唐三用一个看上去有些猥琐的动作,用身体顶住玄武盾,化解了这一剑也就十分好解释了。他好歹表现出的也是大妖王级别的实力。玄武盾把剑芒、剑意都挡住了,单是冲击力就不算什么了,更何况大部分冲击力还都被玄武盾卸到了一旁。

唐三手上光芒闪烁,玄武盾凭空消失了。并不是收入储物戒指之中。玄武盾这种级别的东西,储物戒指是收不了的。而是直接消失在他眉心处的符文之内。下一刻,他已经弹身而起,直奔秋子玄而去。

秋子玄看着身上蓝金色光晕散发的唐三,嘴角处流露出一抹苦涩,沉声道:“我认输。”

天地一剑全力爆发之后,它能剩余的力量就是勉强走出去。蓝金树族再怎么不擅长战斗,那也是大妖王级别的实力,给它一拳,也能将它带走了。那就是他的战斗方式,固然无比强大,但也有着非常致命的弊病。但这是它的选择,也正是这样的方式,让它成为了剑圣大妖皇之下,丹顶鹤妖一脉的最强者。

“蓝金树族靳淼林胜!”天阳天精皇从天而降,拦在了双方之间。他的目光落在唐三身上,“你还真是带给我惊喜啊!”

唐三“呵呵”一笑,道:“冕下谬赞了,没想到运气这么好罢了。”

是的,此时在所有观众眼中,恐怕他这一战之所以能赢,那就都是运气了。谁拿着玄龟盾这种绝对防御的力量面对天地一剑,恐怕都能挡得住啊!而换一个对手给他的话,他还能怎么办?玄龟盾那么不灵活,根本不可能防御所有。这不是运气又是什么?